?

在机场过夜是怎样一种体验?

杨永进 发布于 2017-10-25

先上张图感受一下咯。

凌晨一点多快两点到的浦东机场,结果.......

我忘记了没有地铁了。

跟其他很多朋友一样,舍不得花钱住酒店(第二天早上八点有事),又舍不得上百元的打车费,那就只好想办法在机场将就一晚咯。

我当时从武汉过去的,穿的是短裤短袖,机场的空调马力太足了,冷得沁人。

从下飞机那个廊桥下来,本意是打算找地方充电,没想在机场里面睡,想的是充了电去外面找个通宵营业的快餐店将就一晚。

当我找到可以充电的位置之后,才发现来了两个小妹妹,跟我同一个航班的。

她俩主动问我:

“机场可以过夜吗?会不会有人来赶我们走啊?”

我就实话实说了,我说我也没有经验,要不今天试试看?

在交流中得知,她们是来看陈伟霆上海演唱会的,而我是林俊杰和周杰伦的支持者,就没怎么跟他们谈及陈伟霆。

陌生的青年男女,相遇在相对狭小的空间,没啥事做,那就有得聊了。

她们给我说吴亦凡当晚要从米兰飞回来,说是有很多人去接机啥的,我说我不太熟悉吴亦凡。

整个偌大的候机厅,从凌晨两点之后,就我们三个人了。

我的电充满了,我本打算先行离开,去外面找个快餐店,至少有个桌子可以趴着。

当我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,来了一个保洁阿姨:

“小伙子,你穿这么少,不冷吗?”

(她操着一口江浙地区口音的普通话)

“不冷不冷,谢谢阿姨问候。”

她接着说:

“我在这儿好几年,你们这样的年轻人我见得可多了,我这儿有毛毯,你要是不嫌弃,可以拿去盖着,至少不会着凉。”

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阿姨就把毛毯递到了我的手上。

那是我流浪的日子,四处飘摇,没有一个稳定的睡觉的地方,这突如其来的陌生人的温暖,真是让我莫名感动。

接着阿姨又问两个小姑娘要不要,两个小姑娘明显对上海天气有准备,穿了外套,就婉拒了阿姨的毛毯。

我连忙对阿姨道谢,阿姨话不多,没说啥,就说年轻人节约钱是好事,然后慢慢回到了她的“休息屋”。(洗手间旁边的一个工具屋之类的地方)

有了毛毯,加上困意,我跟两个姑娘说了我要睡觉了,我就找到了一个很宽敞的空间,直接往地上一躺,把两个手机仅仅塞进裤兜里的钱包,生怕有人趁我熟睡而拿走,然后紧紧抱着我的书包睡了过去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感觉有人在摇我,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喊:

“起来了起来了,该走了该走了。”

我揉揉眼睛一看,原来是保安哥哥。

我再看手机,凌晨五点。

只睡了两个小时左右吧,脑袋有点晕,就去找洗手间洗了脸,稍微清醒了一点。

出来想起要去还阿姨毛毯,我便走到了那个工具屋附近。

当我正准备把毛毯给阿姨的时候,她说:

“小伙子,看你身体这么单薄,应该很怕冷吧?上海开始慢慢冷起来了,你把这毛毯拿上,你到时候肯定有用的。”

我想婉拒,阿姨却说:

“快去吧,我忙去了。”

望着她苍老的背影,看出了一颗善良的人心。

也许是从我的穿着打扮,他大概猜出来我正在“流浪”,没有稳定的一个地方吧,她见到的类似我那时候的模样的人应该不少。

还别说,在我固定地租好房子以前,这条毛毯还真帮了我大忙。

去年九月,还是为了节约钱,上海的公园,北京的某个台球室的角落,我还真拿出了毛毯抵御过寒意,真管用。

今年初,回家的时候,把它带回了老家的屋子里珍藏着。

可能有朋友好奇为啥有钱坐飞机,没钱打车或者住宿啊?

那飞机票是硬着头皮买的,因为第二天早上如果不能赶到上海,我的机会就没了,我是万不得已才忍痛选择了飞机。

那个夜晚,很纯粹。

没人知道我的来历,我也不用装模作样,很仙很轻松。

那晚上遇到的俩小姑娘还给我吃了他们武汉的特产,好像是鱼干啥的,还挺好吃的,也感受到了当代大学生的朝气和淳朴,真是美好。

后来保安出于职责范围内的例行公事把我叫醒起来,我也没有任何反感,要不是他,我可能要睡过头呢,感谢感谢。

最应该感谢的,还是那位看出了我处于窘迫境地,主动伸出援助之手的保洁阿姨吧,那份善良,铭记在心,愿在能力范围之内可以得到延续和传递吧。

噢,阿姨是一个朴实村民,我这辈子都能记得她在我人生低谷给我的来自陌生人最大的善意。

不是常说平时有什么事情可以瞬间感受到这个世界的温柔么?

那个阿姨不算柔软的手,递给我的毛毯,真是温柔,差点泪流。

当你们在人生低谷时,遇到那么一点点关怀和理解,你也会加倍回忆和在乎。

为什么会对流浪汉有那么一丝怜悯?

大概是我自己曾经真的有过类似的经历吧.

祝那位阿姨一生平安,愿众生安好

(输手机号免注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