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滑雪为什么会上瘾?

王蒙 发布于 2017-10-25
滑雪是真的会上瘾的。

这也是为什么滑雪这项运动被称为“白色鸦片”的原因,上瘾后临床表现多种多样。
我说说我的症状:
看见有雪字的词汇和句子就莫名的兴奋,比如说我现在就蹦着打字呢;
一年四季三个季节都在等冬天,一下雪就坐不住,嘴里念念有词:“哎呀,这雪呀,好啊,这雪下的,哎呀呀呀” ;
冬天除了工作以外,基本上所有的时间都在滑雪或者在研究啥时候去滑,去哪滑;
平时作息饮食不规律的毛病,一到冬天 全改过来了,9点就睡着了,6点就起床了,吃完早饭7点就上山了,熬夜,赖床,拖延症啥的,全没了,健康的像个雪怪 ;
雪季快结束的时候,会像变态一样追着雪滑,崇礼化了,去吉林,吉林化了去哈尔滨,哈尔滨化了去南半球。
当时间不允许,眼看着雪季要过去的时候,人会变得非常惆怅,经常一个人静静坐着叹气,看滑雪视频,偶尔作诗
朋友,这么看起来你男朋友还不是很严重呢。


不滑雪的朋友会问了:“到底为啥这样啊?我就不明白了,至于么?为啥这么上瘾啊?哪好玩啊?”
对于这些朋友的不理解,我表示非常的理解,因为我见证了很多从没啥兴趣到走火入魔的朋友,下面简单分享一下我沾上白色鸦片的经历。


真正接触滑雪是2011年的年末,之前也滑过双板,但是跟大多数人一样,就是去滑雪场玩的,从初级道中级道往下出溜,什么平行回转啥的都不知道,就是凑个热闹,没啥大兴趣。那年在一个特别不专业的雪场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接触了一次单板(因为单板显得很酷),当时拒绝了好几个想挣我钱的教练,第一天摔得跟狗一样,但是进步得很快 ,很有成就感和新鲜感,于是第二天买了护臀又去了,因为可能协调性比较好,又不怕摔,4次左右,可以在高级道换刃了,那时候已经找到很大乐趣了,虽然滑的不好, 但是很享受这种自学成才的满足感和周围人羡慕的眼光,但是真正上瘾是在第二个雪季去了大雪场之后,认识了几个大pro,跟他们滑的时候感觉好像能走刃了,那时候我有想过怎么形容滑雪的感觉。


大概像冲浪,滑翔伞,帆板,滑雪这种运动都给人一种飞翔的感觉,自古以来人类对飞翔是一直有情结的,所以一旦你尝到过这种滋味,这辈子就不可能戒断了。


在雪上飞驰的感觉非常自由,可以忘掉很多生活中琐事,一些瞬间你会感觉自己跟大自然融为一体了一样,我这么形容虽然感觉有点像邪教,但是真的不夸张,在雪山中自由穿行的时候,你已经逃离了大城市的雾霾,堵车,熊市,考试,傻逼老师,傻逼同学,傻逼领导,傻逼同事,房价,油价,柴米油盐,这些跟你一点关系没有了,你到了另外一个次元,一个自由的,安静的,透明的,纯粹的,洁白的,天真的, 原始的世界,你只能听见板刃摩擦雪面干净的声音,风从你耳边呼啸的声音,你觉得没有什么音乐比这动听了。


其实滑雪的魅力我能够用语言表达出来的只是冰山一角,真正的feel,你只有穿上雪板,去学会了,体会了,才能明白。


国内冰雪运动发展得比较晚,还属于起步阶段,滑雪者的男女比例也失调得严重,个人认为女孩子只要胆子大,在滑雪运动上是比男性有优势的,因为滑雪相比力量,更重要是身体协调性和柔韧性 。

另外滑雪可以减肥,减压,塑身,我认识的几个滑得好的女孩子,都有马甲线,有的连腹肌都有了,那身材。。。啧啧啧,别问我怎么知道的,我当然是看她们秀的朋友圈了。重点是女孩子滑雪滑得好超级迷人啊!什么身体弱啊,体质不好啊,根本不是障碍,我身边的好多女雪友平时文弱的不行,走两步就喊累,在家里不小心跌倒都要娇喘半天还要权志龙欧巴亲亲才能起来,tmd一到雪场跟大马猴子一样。


其实体质弱的人是可以通过滑雪改善的,上面提到过,睡眠和饮食都变得规律,整个人气色都看起来不一样,而且是有氧运动,减皮脂的哦


题主说怕冷,这么跟你说吧,我虽然是东北人,可是我也很怕冷。
但是咱们天赋属性不行,可以靠装备啊,里面速干衣,护甲,棉卫衣,外面滑雪服,你看哪个滑雪者不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,,真正滑起来,是很热的。其次滑雪是要看天气的,一般最高气温低于负10度,风大于4级,就不适合滑雪了。


至于安全的问题,我的原则是,不得瑟,不做超过自己能力的动作,循序渐进,摔是避免不了的,不摔是学不会的,只要带好护具,掌握好基本的主动摔法,不作死,摔得都是不痛不痒的。


如图:真的不疼,而且可以顺势原地来个托马斯啥的,分享街舞,还不失面子



至于滑雪要准备的东西和注意事项,之前很多经历和经验都一笔带过的,有空我会详细分享给初学者。
那些经常说“哎呀,滑雪太危险了,每年都有人受伤,还有摔死的,不敢学啊!”有人受伤不假,过马路每天还有人受伤呢,但是你要明白一个道理,俗话说得好,淹死会水的,你听说的那些大多都是作死的大神,滑野雪飞跳台不带头盔啥的,人家速度快啊,你初学者在初级道往死滑也滑不死,想受点伤真挺费劲的,就只能把头盔摘了使劲把头往板子上磕了,估计没磕几下,救援队就上来把你撂倒了。


总而言之,姑娘,大胆去滑吧,每个滑雪的男生都希望自己的女朋友也热爱滑雪,能跟自己在雪道上比翼双飞,想象一下,你们穿着情侣的滑雪服,情侣的滑雪板,他耐心的搂着你的腰,手把手地教你,白天你们一起在雪道上驰骋,感受大自然的魅力,晚上泡个温泉 ,再回酒店房间里驰骋,回馈大自然的赠予,第二天,你们有了孩子,一家三口在雪上旋转跳跃,这是什么?朋友们,这才是生活,还要什么自行车?


最后,给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滑雪视频,不咋会滑见笑了,戴上耳机,给我一首歌的时间,带你横跨一千五百多公里,领略5座城市6个滑雪场,看看你能get到我多少个节拍,跟上我多少次摇摆:


http://

滑雪为什么会上瘾?从心理和生理上都很好解释,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是一项容易触及的“飞翔运动”,在大山中,逃离了都市的快节奏和鬼天气,没有老板的工作邮件,也没有人际交往的那些琐事,所有的只有纯粹的滑雪,难怪我们叫它白色鸦片呢。

2014-2015雪季,日本北海道Niseko Backcountry


2016年10月底,崇礼的雪开始下了,激动的迎来人生中的第五个雪季。回答援引自我一篇未曾发表的文章,希望能回答题主的问题。因为滑雪真的会上瘾,令你我不能自拔。


那些雪季和等待雪季的日子

呼……呼……身体很沉,每一次摔倒都意味着要花更久的时间站立起来,眼前雾气浓重,暴风雪呼啸,带我上山的朋友早已不见了踪影,此时的心情可以用绝望来形容。这里是1968年冬奥会的举办地——法国格勒诺布尔的Chamrousse滑雪场,没有蓝天白云,没有踏雪飞驰的英姿,我甚至怀疑自己是否有体力一路摔回山脚。是的,这就是我的第一次滑雪。


为什么不滑雪呢?


—你在法国哪里上学?

—小城市,说了你也不知道。

—说呗,我说不定知道

—格勒诺布尔

—……

这个叫格勒诺布尔的地方,坐落于韦科尔高原(Vercors)、查尔特勒(Chartreuse)高原和贝尔多内(Belledonne)山脉之间,这里正是阿尔卑斯地区的腹地。每年冬天是它焕发活力的季节,来自全世界的滑雪爱好者涌入这座小城,而我的学校,则会放假一周鼓励同学们去山里野。


9岁以前,我都生活在哈尔滨,雪在冰城并不是新鲜事物。然而直到22岁,我才第一次体验室外滑雪——来格勒之前,虽然知道这里冬季运动很出名,不过更多是想着找个足球队,每周可以踢踢球,有趣的是,足球队的伙伴更多的在谈论着滑雪。谈着谈着,家门口的雪山被漂白,2012年的雪季就这么不期然地来到了,那么,为什么不滑雪呢?


左脚是我在格勒球队的好伙伴,常常被强迫打中卫的中场,做得一席海鲜饭和sangría的大厨,他是我的单板启蒙老师。如果没有左脚,我不会选择单板,“Burton的板子好……滑雪服买迪卡侬的就行……手套大一点的保暖”,第一次逛雪具店,已经蒙圈了的我在左脚的帮助下购置了一套装备。Burton Whammy Bar,正面印着Pink Floyd著名的Wish You Were Here专辑封面,我的第一块雪板,一切都如此完美。此时此刻,距离首滑不到24小时。

2012-2013雪季,第一次滑单板,与Pink Floyd <Wish You Were Here>


第二天。大雪天,能见度很低,左脚在山下传授给我最基本的落叶飘技巧后,毅然决然地带着我上了半山顶,只扔下一句“走一个蓝道,so easy”,就任由我自生自灭了。法国的雪道难度从易到难分为绿蓝红黑,因此像我这样越级打怪,是极不科学的,而第一次滑雪,在半山腰,上不得下不去的感觉,终结了很多人的滑雪生涯。我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,顶着大雪,咬着牙,一路磕磕巴巴摔回了山下。

2012-2013雪季,第一次滑单板,Chamrousse滑雪场,让我几乎怀疑人生


初学单板,每次滑雪后,就感觉被人胖揍了一顿,第二天起床,从小腿到脖子,无不酸痛。虽然第一次的滑雪体验异常糟糕,我依然坚持了下来,与双板只需要掌握基本犁式就能滑行不同,只有学会换刃,才可以说是会滑单板了,外人觉得单板帅气,也大都是被灵活的换刃动作所吸引。我拿出彻底备考的劲头,视频、文字、录像,认真分析别人的动作技巧,再加上无数次摸索尝试,终于一周后我的换刃有了质的飞跃。

2012-2013雪季,滑雪假期,在Les 2 Alpes雪场连滑7天,终于不再是初学者


虽然还会摔倒,虽然依然会对速度恐惧,但驾驭雪板在滑道上自由滑行的感觉,真是太美妙了,草原自由奔跑的马驹,赛场上不安分的跑车,跑道上撒丫子的双脚,都不如这飞翔般的感觉来得刺激。我想我一定是上瘾了,因为从那之后,我的世界就只有雪季和等待雪季的日子。


享得了飞,扛得住摔


对于滑雪者来说,水平进阶是一个长期的过程。从认识雪具,在初级道中摸爬滚打,到刻苦钻研,逐步征服滑雪场上的每一条雪道,漫长枯燥而又趣味盎然。一旦水平到了一定级别,常规滑道显得过于轻松时,人们就开始不安份地动起脑筋来。


喜欢“飞行”滞空感的会跑去Snowpark(滑雪公园),飞坡、各式道具、玩的不亦乐乎也摔得毫不含糊。热爱去“野”的人,则绝不会错过任何一个Hors Piste(滑野雪)的机会。无论是专门筹备的登山越野滑雪(Backcountry),还是只在滑道旁边滑一下鲜有人触碰的新鲜粉雪,都是极具诱惑力的体验。正如喝惯了啤酒,总不及烈酒来的痛快。

2014-2015雪季,Niseko的Powder


滑野雪令我上瘾,多变的地形让肾上腺素飙升,粉雪中悬浮滑行更是近乎于冲浪的感觉,为了滑上一段新雪而登上山顶,气喘吁吁的同时发现除了风声,世界和心情从没这么平静过。但滑野雪的风险也不小,极容易在疏忽间酿成事故。2014年的Valmorel滑雪场就见证了我横着出山的“辉煌事迹”。那是一次EGUG(格勒诺布尔大学滑雪学校,Ecole de glisse des universités de grenoble)组织的“远征”,高手云集,阵容豪华。这样一群人怎么可能只满足于新雪场开发好的滑道呢,只有滑道边那厚厚的粉雪、密集的树林能让我们在人仰马翻的同时直呼过瘾。


“再往下就是缆车站了,滑下去吃点东西”,我打了一次头阵,雪很厚,我并没有专门的野雪板,只能尽力重心向后靠,这样的姿势十分消耗体力,滑得很累。一声闷响,连脑海中“哎呀,不好”都没来得及蹦出的时候,我整个人已经弯折了出去,同时飞出去的还有我的Gopro。“肋骨骨裂”,救援队二话没说把我绑上担架,伴随着后面护航的三人,飞速下山,格勒滑雪史上从此流传了“四皇出海”的故事。

2013-2014雪季,在Valmorel,小型骨裂一次

其实在此之前,也还有过一次惊险的历程。对爱滑雪的人来说,每个冬天都是一场赛跑,就从滑雪场开门迎客的那天,滴答滴答的倒计时针也卯足了劲。无奈天气热了,雪是一定会化的,于是有一群人追着雪山在跑。2014年的雪季刚刚揭幕,我和好友兴冲冲地去了距格勒40分钟车程的Les 7 Laux,在晴好的天气里,恣意的刷着山。


那是一个简单的小蓝道,在我正放松惬意之时,卡刃,腾空,滞空,砰,砰,砰……就那么一气呵成发生了。我翻了3圈,飞出去足有七八米,眼镜帽子散落一地,好在人没有什么大碍,于是起身拍拍雪,假装什么也没发生,继续滑走。而到山下才发现,就是这一摔,我人生的第一块滑雪板被硬生生地折断了。其实滑雪板非常坚固,一般很难折断,而我的雪板直接在这次因漫不经心而导致的事故中板芯开裂了,足见那一摔的惊险。

2013-2014雪季,在Les 7 Laux,折断了我的第一块单板


在许多人的眼中,滑雪是一项高危运动,其实,在合理的安全防护以及安全意识下,滑雪的受伤概率其实很小,几乎可以忽略。在法国滑雪,大家的安全意识都很强,头盔和滑雪保险是保命用的,不管是不是新手,都建议配好,而正常的滑行,风险是很小的。


从小我就不是胆大的小朋友,滑雪受伤的事情也把我初试野雪的冲动遏制了许多。休养的日子很难熬,看着伙伴们照例在周六的早晨集结,傍晚兴奋的归来,谈论的雪况与滑行体验,那一阵子是无比失落的。对于喜爱滑雪的人来说,在雪季受伤是一个巨大打击,在收获的前夜夺去农民的粮食,换了谁都要拼命了。想通这件事的重要性后,每一次滑雪,都更格外注重安全,宁可不尽兴,也要为明天再一次踏上雪板而考虑。


全世界就是一个巨大的雪场


“爱上一项运动并不比爱一个人容易。雪季时,总想着多走几个地方,法国,瑞士,奥地利,日本,加拿大,美国,哪个看起来都那么的诱人。非雪季时,扳着指头开始倒计时,又或者眼馋反季节去新西兰,南美的疯子,开始筹划自己新一个雪季的旅行计划,恨不得把全世界的雪场都插上自己的小旗子。喜欢在网上看看各大品牌的雪具,雪服,每一个都爱不释手,翻到价格时,又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子。雪圈也是独特的存在,交流交流装备,撮合着新雪季的出行,研究着自己的动作,好不和谐。”


对我来说,旅行是一件很轻松的活计,可滑雪旅行不同,回了国以后,以前触手可得的外滑机会变得很奢侈。我有滑遍法国各大雪场的梦想,也想去更多的地方看看,即使不能像专业追雪的人一样整个雪季都泡在外面,我也还是尽量让我的冬天有一个月的时间去外面看看。2014年的雪季,我终于到了霞慕尼朝圣,虽然离格勒只不过1个小时的车程,但我不想随意的拜访,这里有太多的故事值得传颂,人类历史上第一届冬奥会的举办地,还有那条著名的Valleé Blanche雪道,滑雪者心中的朝圣之路。


2014-2015雪季,在Chamonix朝圣

我为穷游网写过一本滑雪锦囊,起名的时候我与编辑产生了些分歧,我坚持要叫《法国阿尔卑斯滑雪》而不是更为大气的《法国滑雪》,因为在法兰西与伊比利亚半岛之间,还横亘着比利牛斯山脉。为了探索这里,我曾驱车600多公里,顶着小雨,翻过雪山,来到著名的安道尔公国。这里的物价比法国低三成,而滑雪场的规模却足以和萨瓦地区的巨无霸雪场抗衡。区别于阿尔卑斯的一片白,这里的雪场能见到更多的树林,穿梭在树林之中高速的小回转,时刻提防撞树的刺激感让我难忘。


2014-2015雪季,一个缺雪的安道尔,随处可见的小树林

除了在欧洲,我有过两次北海道的滑雪旅行经历,第一次时什么都不懂,而第二次狂野的Backcountry体验一下子把我拉入了登山滑雪的世界。对于中国人来说,去日本滑雪更容易,距离近,吃的好,相比之下亲切一些的汉字,都是很完美的。北海道的粉雪是会让人深深中毒的,从不同的Gate(滑雪者经过探索开辟出的成熟野道线路)爬上,或者花上半天甚至一天去攀爬周边的山峰,最后为的只是“乘风逐浪”的爽快,兴奋的人儿甚至会不由自主的大叫。


2014-2015雪季,在北海道Backcountry

2015年的夏天,我们申奥成功了,我将有幸在两个冬奥会举办城市生活过。相比盛行百年的欧洲,我们的滑雪运动才刚刚起步,而竞技体育与休闲娱乐毕竟不能混为一谈,对待滑雪这项运动,我们还要再认真一些,它并没有那么高端,因为它是属于全民大众的。中国的滑雪自然条件只能算中等,但民众骨子里觉得滑雪是富人运动这件事又限制了它的发展,新疆,吉林,黑龙江,张家口,未来的日子也会等着我去探索。


当我谈滑雪时我谈些什么


我最喜欢的滑手是Travis Rice,不像Shaun White那样张扬,却是个可以和大山角力的男人,因为他,因为那部经典的《飞翔的艺术》,我疯狂的喜欢上登山滑雪。说起Backcountry,“高山之王”Jeremy Jones的名字可以凌驾于任何人之上,但面对Travis Rice难以置信的技巧,也不得不叹服。我等普通人始终达不到这些Freerider的技术与成就,唯有追随这些先驱者的脚步去探索“HIgher, Deeper, Further”


在大山脚下生活的人,山是骨子里灵魂中的一部分,因此他们需要滑雪,用最亲密的方式致敬。英国人没有雪山,他们每年都跨越英吉利海峡,来法国占领滑雪场,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,更要滑雪,显示自己的多元化。回归最原始的动因,人类滑雪可能只是为了解决交通的问题,但滑雪太有飞翔的感觉了,不需要跑车,不需要翅膀,不需要飞行器,只是雪板,就飞起来了,在这一层面上,又太为公平了,飞行的梦想囿于内心,靠的也是自己的身体,全身被滑雪服所包裹,藏身与大山之中,现实社会的种种亦被抛开。


2015-2016雪季,在法国Tignes,从海拔3000米滑下。

滑雪是一项极好的减压运动,坐缆车到山顶,环视周围的群山,山脚下的小村落,当四处无人时,有一种和大自然融为一体的平和。穿好雪板,下定决心后就头也不回的出发。滑行时,你必须全神贯注,心无杂念,生活的烦恼此刻与你无关,心里想的只有路线的选择。一旦选择好了你的路线,唯有一口气降到滑道末段而无法回头,心率上升的兴奋伴随着大腿肌肉火辣辣的酸痛,唯独时常挂念的烦心事想不起来。


2015-2016雪季,在韩国龙平滑雪场跨年

欧美人习惯一家人在冬天到雪山度假,滑雪的时候没什么利益相关,不容易争吵。山上的人也都是个体自由,你自己选择滑向哪里,除了地心引力和自然规律,外界并没有过多限制什么。我所碰到的人也极为善良,坐在同一部缆车中,交到朋友只消十分钟的短暂相遇,一同滑下后,又各自选择自己的道路,互不干涉。

2013-2014雪季,与法国朋友们在Les 7 Laux的夕阳下


我愿意教别人滑雪,即使这是一项吃力不讨好的活计。在这件事情上让我有一种为人师长的感觉,其中的意义与责任是很重的。说的夸张一些,第一次尝试滑雪的人只有两种可能性,一是疯狂的上瘾不能自拔,二则体验过后就此别过。带领一个人接触滑雪,最棒的感受是什么?不是滑雪变成了他用以炫耀的体育技巧,而是这项运动就此成为了他生命中的一部分,他的一种生活方式。这样看来,是很伟大的。

2013-2014雪季,与同事们在崇礼万龙滑雪2013-2014雪季,与同事们在崇礼万龙滑雪


当你真正全心投入,带着对山的尊敬去寻找这项运动激情的来源,自然会发现,滑雪不是一项普通的运动,是去探索,去挑战,发挥一切想象力才赢来的。那么,无论你因为什么出发,请好好享受你的滑行。

2015-2016雪季,在法国 Val d'Isère



以上是我的上瘾症状。
微博/微信公众号 : 比利白
除特殊标注外所有内容都为个人原创,若需转载,请联系授权。
知乎专栏 : 对世界上瘾
https://

(输手机号免注册)